文化昌黎

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化昌黎

工作让我如此美丽

  • 【发布时间:2018-09-28 09:32:32】
  • 【来源:王新佳】
  • 【字体:
      日子如流水般匆匆滑过,转眼之间新的学期又开始了,我也迎来了自己教师职业生涯的第二十一个年头。是啊,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,如今的我做教师已经整整二十年了。二十年啊!讲过多少节课,送走多少届学生,踩平多少里路,磨断多少节粉笔……许多往事历历如绘,一起都到眼前来,让我心中如何不感慨?
      坦白说,当初选择教师这个专业并不是我的本意,完全是我那爱女心切的老爸一手包办,他直言不讳地道出我性格内向,头脑愚钝,根本不合适念高中、上大学、自谋工作,于是擅作主张,找来我们班主任,“逼”我在志愿书上写下“中师”二字。
      那年我19岁,稚气未脱的我站在了三尺讲台,满怀壮志一心想做出一番成绩,当校长让我接手毕业班,毫无工作经验的我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,这样轻率的结果是失败得一塌糊涂。每天我都认真地备课,努力上好每一节课,使出浑身解数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,但常常收效不大。我爱每一个学生,在他们身上我愿意倾注所有心血,可一些调皮学生就是不买我的帐,他们欺负我,不做作业,甚至逃课,我试过很多方法,谈心、家访,气急了也吓过、骂过,最终还是没把他们感化。
      工作头两年,我一直都很努力,可教出的学生总是不那么顺手,成绩也总是中下游,我被领导批评过,被学生们气哭过,也被同事们暗地里嘲笑过。那时的我心情几乎糟透了,我恨自己当初的怒而不争,恨自己的软弱无能,日子就这样在我的无限怨恨中一天天过去了。
      工作之余,我自学了汉语言文学专科、本科,闲暇时也尝试写一些小文章,我期盼着能改变一下自己的命运,可是没有,一切都是徒劳。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中不能自拔,整个人像被抽去了灵魂的躯壳,没有了生气和活力。
      工作第四年,我结婚了,同时又接手了一个新的班级,这个班的孩子都很懂事,学习劲头也足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我第一次教出了一个全镇第一名的好成绩,当孩子们高兴地拥在我的周围,争着和我拥抱的时候,我哭了,这是我第一次流出的喜泪。
      就在这一年,我调到了别的学校,新学校的校长依然对我很器重,她夸我工作认真,有文采,还推荐我为学校的后备干部,这样我身上的担子一下子重了很多,为了不辜负领导的信任,我开始更努力地工作,任劳任怨,不叫苦不喊累。
      就在我认为一切都该是水到渠成的时候,考核小组下来,结果,我落选了。欲哭无泪。我就像被折断双翼的小鸟,暗黑的夜里,独自舔舐伤口。坦白说,那段时间,我很萎靡,每天如行尸走肉般来来去去——不是为了所谓的头衔,我其实无意于此。只是觉得人与人之间不应该坦诚相待吗?为什么偏偏要明争暗斗,伤害别人?
      工作第十一年,我调到了现在的学校,没有过高的期望,我对自己说:安安静静的教书,简简单单的生活,足矣。
      十年来,我的工作、生活都很平静。岁月染指年轮,也渐渐磨去了我身上的戾气,不恨、不怨,开始理解他人。这十年,我一直任班主任,教两个班的语文课。我习惯称那些调皮的学生为孩子,看着他们那一张张纯真的笑脸,听着他们甜甜的叫我老师,我就觉得很幸福。其实活泼好动的孩子大多聪明可爱,只要我们真心爱他们,他们也会回报给我们深深的爱。
      这十年,我一直笔耕不辍,文章在全国各大报刊都有发表。学生们受我的影响,也纷纷爱上了语文、爱上了写作,每当有文章见诸报端,我们一起击掌庆贺,张张笑脸映红我的心,幸福的眼泪转啊转。
      两天前,我参加了昌黎县骨干教师的培训,教师节当天,我又坐在了全县教师节表彰大会的会场。泰戈尔说“上天完全是为了坚强你的意志,才在道路上设下重重的障碍。”风风雨雨二十年,一路走来,很不容易。现在的我已深深喜欢上了我的工作,对自己今后的从教之路也更有信心了,是领导、老师、学生给了我自信,相信自己,是工作让我如此美丽。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