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  加入收藏    联系我们
王文泽:撒科技富农家
发布时间:2009-12-22 10:12:00

 


 王文泽(右)在给村民讲解地膜土豆的栽培技术。


  “我讲不了啦……你一定要替我把课讲完,农民们大老远来这里听课不容易啊……”王文泽拉着他同事刘春玉的手说。 
  3月12日,天上飘着雪花,河北省围场县广发永乡协力永村的村口聚集了上百名群众。人们眼含热泪为病倒在农业科技培训讲台上的王文泽送行:王老师,你咋就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呢,你是为我们操心累倒的;王老师,你是我们庄户人家的“财神”,你一定要再一次站起来啊,我们还有好多不懂的问题向你请教呢……
  王文泽是棋盘山镇甘沟门村人,1980年农校毕业后,被分到县农业局植保站下属的一个测报站工作,自此他和农业科技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土地承包到户后,地里种啥农民自己说了算,再不能搞强迫命令了。有句土话说得好,农民的意识是“不见兔子不撒鹰,不见好处不上前。”再好的产业,农民见不到效益也不相信。为了改变他们的陈旧观念,王文泽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,在母亲和妻子的责任田里做起了实验。1989年,王文泽在自家的2亩承包地里铺上了地膜,当地人都笑他给地盖上了被子,等到秋天收获时,却让乡亲们开了眼。一犁挑开,白花花的土豆又多又大,别人家每亩产1000斤,他们家每亩产量却达到了5000斤。乡亲们感叹地说:王文泽还是有两下子,明年我们也这么种。王文泽听后,脸上露出了微笑,试验就是为了推广,这是他多么希望听到的话语啊!
  这天晚上,王文泽和妻子兴奋地一夜没合眼,他们想起了1986年,为了推广蔬菜种子种植技术,让农民看到更大的收益,他承包了36亩土地,可是天不随人意,偏偏遇上了干旱,致使缺苗严重,秋后收获甚微,赔了2000多元。当时王文泽每月工资只有62.5元,两三年也赚不回这些钱,把母亲气得三顿没吃饭:“你就是山药疙瘩脑袋,别人赚不赚钱关你屁事。整天试验试验,这回好,把家底都试进去了,又有谁管你!”孝敬的王文泽嘴上不说,背地里却对妻子说:“妈哪知道我的心思,我是党多年培养的干部,又是一名党员,我要用实际行动,为当地百姓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事。”
  王文泽试种地膜土豆的成功,注定他四处游走的人生!1990年,一贯安分守己的王文泽在办公室里坐不住了,他主动请缨,要求到一线去做地膜土豆种植推广工作。恰巧这时石家庄市金融有限公司包扶广发永乡的育太城村,公司领导有一个认识:给钱给物,不如给一项好技术。于是找到了县农业局,王文泽的推广设想正好与此合拍,这家公司花钱买来地膜,王文泽就去村里蹲点。刚开始,习惯了传统种植方式的老百姓对新技术不认可,认为太费事。村民们说,祖祖辈辈都是这么种,他老王偏要来新花样,谁知道秋后有没有收成?一些愿意搞的人又对较高的技术要求心里没底。为了做通群众的思想工作,王文泽整整半个月没有回家,住在农户家里,坐在农民的炕头上,一边唠家常,一边渗透新技术。
  通过努力,当年育太城村的刘智敏、孙竹三等5户村民开始试种。秋后,这几户土豆收成让人惊叹,产量超过5000斤不说,个头增大了,商品率也提高了,最大的一个土豆达到5斤多。于是,这个村的老百姓认可了。第二年,村民们都搞了地膜土豆种植。到了秋天一算账,土豆亩产提高了30%—50%,上市时间还提前了半个月,效益非常明显。有了王文泽前期扎实的引导,又有事实摆在面前,全乡种植地膜土豆的热情空前高涨,到如今已经达到了15634亩,去年产值达到3000万元,人均增收800元。
  1991年,他开始了面向全县全面推广的艰辛历程。1997年,正在他一门心思搞推广的时候,单位却给他断了“薪水”。因为受当时大气候的影响,这个自收自支的小单位,已经发不出工资了。尽管这样,王文泽依然坚守着科技推广这块阵地,3年后随着地方经济的好转,他才逐渐地领到了工资。
  王文泽为了全县农业技术推广,舍出妻儿和家不管,一坚持就走过了人生的30年。30年他走遍了全县37个乡镇,312个行政村,每年冬春两季农民请他登门讲课传授技术,夏秋两季请他到田间现场指导。他讲的课通俗易懂,理论结合实际,句句说到农民心坎上。到现在,地膜土豆已经在全县广泛推开,全县种植总面积达到19万亩,产值达3.1亿元,大大提高了土豆给农民带来的收益。
   由于围场特殊的地理位置,气温和降雨量不稳定,土豆生长和成熟期气温过低而降雨量大,就容易引发晚疫病,造成减产,给农民带来损失。攻克土豆晚疫病防治这个难题,对于一个种植面积在几十万亩土豆的种植大县来说,意义不同寻常。王文泽很早就着手进行试验,从防治的时间和药剂的种类,还有根施法、叶面喷施法等操作方法,都是他日复一日地试验、观察、记录、整理出来的。近年来,他按照县委、县政府的总体部署,确立了十几个防治晚疫病示范园区。开始的时候,农民还不太理解,都说,这不就是死秧吗,天一涝就这样。王文泽耐心地告诉大家,这是一种病毒,只要早发现、早防治,就能抑制灾害的发生,不然土豆会减产3到5成。2007年,在他的技术支持下,大头山乡贺家营村建立了500亩防治晚疫病示范园区。疫情来临时,王文泽长期住在村里,经过科学防治,晚疫病得到了有效控制。农民们说,这一年夏季除了示范区的土豆一片葱绿外,整趟沟的土豆全部死秧,黄澄澄一片,示范区的作物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秋天收获时,得晚疫病的地块要比示范区亩产减产一半以上。
  王文泽的努力没有白费,终于得到了群众认可,很快土豆防病技术在全县农民中推开,农民的损失降低了。他的成果也很快走向全国、走向世界。他撰写的《土豆晚疫病综合防治》在亚洲土豆联合会议上交流。他撰写的《土豆晚疫病发生与气象因素的关系》在国际马铃薯中心东亚片论文集中发表,并在国内获得优秀论文奖,对在更大范围内防治土豆晚疫病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
  近年来时差菜被列为围场的主导产业之一。为此,王文泽在研究土豆科学种植的同时,又肩负起蔬菜新品种的引进、试验、示范和无公害蔬菜标准化生产技术推广,以及蔬菜产品质量监督检测、产地环评、产地认定、产品认证、品牌更新等工作。腰站乡永合义村过去是个蔬菜白点村,从王文泽来讲课后开始发展,如今已经有400多亩与脱水蔬菜厂签了定单。去年每亩收入1000多元,用村支书崔国山的话说:“那可比种玉米强多了。”新拨乡二道河子村种植胡萝卜在全国出了名,然而,重茬种植胡萝卜会出现长水癞的问题,不但降低产量,也影响了胡萝卜的品质。为解决这一难题,王文泽经过3年研究,为农民找到了出路:种植葱头是最佳选择,原因是葱头辣,有杀菌的功效,用它换茬,对于下一年再种胡萝卜不被病菌感染起到良好作用,加之葱头产量极高每亩达1万斤左右,市场又好,效益可以与胡萝卜持平。这个村一组组长赵志会说:“没有王老师的指导,我们这里的地总是重茬种,越种产量越低。现在好了,我们换茬种不但不影响收入,还提高了商品率,年年都有好效益。”在王文泽的努力下,该县2001年被确定为省级无公害蔬菜生产重点县,2003年被列为国家级无公害蔬菜生产示范县,2008年该县胡萝卜、土豆两大产业被农业部确定为绿色食品原材料标准化生产基地。目前全县蔬菜种植面积达到23万亩,仅此一项产值达3亿元,农民人均增收700元。
  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王文泽也因此先后获得了农业部“丰收计划”二等奖2项,省农业厅一等奖3项、三等奖1项;省科委三等奖1项,市科委一等奖1项、二等奖1项。并被评为承德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、市劳动模范。


版权所有:中国·昌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