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则的底线
发布时间:2010-03-18 08:40:14

 

    我对酒没有太深的嗜好,却是常常陪人喝得飘飘欲仙。思前想后,只能将原因归结于四个字?D?D“不好意思”。因不好意思拒绝朋友的敬酒,因不好意思扫了在座者的酒兴,便一次次地做了“下不为例”的违诺者。于是,我也就痛下决心,告别“不好意思”。
    我在单位从事纪检监察工作,我的脑海于是也就有相当一部分空间留给了诸如“反腐倡廉”之类的字眼。醉酒?D?D反腐?D?D不好意思,我看有关联。
    若非酒鬼,许多人醉酒的原因很大程度出自“不好意思”。再类比“反腐”话题,如果不是性本贪婪,许多贪官在犯罪的初始也往往在于“不好意思”。从他们的忏悔我们不难看到,因“不好意思”于亲朋好友的“盛情”,就无原则地办不该办的事,就“不好意思”地笑纳送至眼前的礼品。一次次“不好意思”地“礼尚往来”,贪官们那颗原本警醒的心也就愈加地麻木。从心有余悸到心安理得,直至发展为贪得无厌。
    醉酒伤害的是身体,腐败堕落损害的却是一个人的心灵,不仅给自己、亲朋带来深切的伤痛,而且还会使国家、人民利益受到侵害。贪官的忏悔或许一时可减轻其精神上的折磨,但面对法律,也已不再是从前那个清白的自己了。
    于是,我想,醉酒者从飘飘然中清醒后,可以说“亡羊补牢,犹未为晚”,自我反省之后,重要的在于“下一次”的表现。为官者却必须在未入“酒场”之前,先行反思。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”,真正做到“任尔东西南北风,我自岿然不动”,切勿使自己当了“不好意思”的“俘虏”。
    当然了,我们应该从辩证的角度考虑问题。如果说醉酒的起因缘于同座者的百般相邀、千般规劝,那么腐败者的堕落则与亲朋狂吹“耳旁风”,行贿者万般地投其所好不无关系。以个人及家人的幸福孤注一掷地追求非法利益,在法治社会的今天,这个风险,是不是冒得太大了?饮酒者适可而止,举座皆大欢喜;行贿、受贿者两相缩手,程序正义的结果倒往往会使双方受益。
    所以,当醉酒者从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”的宋词中走出来时,为官者,一定要洁身自好,时刻做到勤政廉洁,如此,国家、个人都受益。所以说,守住原则的底线,也就守住了幸福的底线。

版权所有:中国·昌黎